阿麦啊

做个梦给你

再见十六岁

撕夏:

是我的源源十六岁的最后一个小时了。


虽然很莫名其妙,但我对王源总有一种特殊的溺爱,发自内心的,不是宠爱也不是呵护有加,就是堂堂正正的溺爱,是哪怕他考了零分不求上进我也会无条件继续宝贝着他的无脑溺爱。


这样一讲似乎不太严谨。


昨天听完《sleep》的首个念头居然是王源十六岁的最后一份答卷也拿到了满分,实在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情。


如今想来,大概很少有人会确切的记得自己究竟是如何渡过少年时期的,王源无论是最开始翻唱《孤独患者》的时候,还是大冬天独自站立在片场的时候,都会被刻上忧郁的轮廓。


他确实也拥有一颗能将孤独呈上供世人感知的灵魂。


但我仍旧还是觉得他身上有点什么熠熠生辉的光芒从来没有消失过,无法用笔墨形容,还望他原谅我的文笔拙劣,硬要讲出来的话,大概是他真正笑起来的时候,不是镜头前拘谨的公式化微笑,是整个人都开心起来时那种放肆的爽朗的笑。


是眼睛会笑,弯成一条桥。


那是从童年时就开始拥有的快乐本质。


说回来似乎孤独也并不可怕,芥川龙之介说年少时代的忧郁是对整个宇宙的骄傲。模棱两可吧,就像生活一样。




如果可以,我希望把全世界的快乐都收进行囊,天上的星星掉一颗我就收起一颗,地上的河川亦能切割出一小块供我收藏,留下世间最长的乐章,记下世间最后的诗行。


你哪天想抛下一切出发就把这些拿走吧,长夜未央就将星星铺回天上,艳阳难捱就躲入树旁,旅途孤寂就唱一首梦想,思念了就回到故乡。




平时对你说的话实在太多,这样本该隆重的时刻反倒哑口无言。


你啊你啊,再快乐一点吧。


十六岁的王源经历了些什么又忘记了些什么,谁都无法一一言明,可我还是要说,这一年辛苦你啦我的小源,很高兴看见你这么努力,谢谢你噢。


最好的这一年即将到来,衷心希望你也依旧快乐,心想事成。


十七岁生日快乐我的贝贝!快高长大!学习进步!健健康康!永远开心!




我永远站在你身后,为你保留一百零一分的宠溺。

少年时代想记得的二十二件事

:-D 可爱喔

十月打滚儿:

班小松十七岁前想记得的十一件事


1.只做过一次得棒球赛冠军的梦,梦里他队友被抛得很高,飞到了云里,云是牛奶味的。


2.不喜欢吃甜食,被爸妈认定是无法喂胖的原因,爱吃零食也没有用。


3.第一次和邬童见面其实不是第一次,他在中加的官网就看过邬童照片了,“有点帅,没有我帅。”


4.下决心要对邬童死缠烂打其实用了一晚上来思考,吃掉了6包蜂蜜黄油味的薯片,上火流鼻血了。


5.考虑过要不要送一棵小松树摆在邬童家里,这个想法直到十七岁之后还是时不时浮现。


6.听说甜点社的女孩子都很漂亮,但是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7.听说邬童做的小蛋糕很难吃,但是为什么他一点都不觉得,特别是草莓慕斯口味的。


8.长跑真的很累,切忌不要再冲动。


9.小熊队的一号队服有三套,有一套是自己收藏的
10.做过一次哭醒的梦,竟然和棒球没关系。


11.发现以上十条有五条都和邬童有关,耳朵红了。




邬童十七岁前想记得的十一件事


1.很喜欢吃辣,总觉得自己应该生在火锅之城那种地方而不是海边。


2.一开始做小蛋糕是因为想妈妈,后来是觉得看别人吃小蛋糕也挺有趣的。


3.“钱买不到的东西很多,但是是有钱人才有资格说这句话”,爸爸开玩笑之后其实也没有开心。


4.擅长的运动还有长跑羽毛球篮球的,最后时间都给了棒球。


5.班小松怎么可以吃那么多还瘦,晒那么多太阳还白。


6.来月亮岛后做了很多以前根本想都不会想的事,比如在穿着西装被鸡蛋砸、穿裙子、哄麻烦的小女孩睡觉。


7.很长一段时间是很容易放弃的性格,因为觉得成功了也不会多高兴。


8.班小松竟然是个爱哭鬼。


9.生日买了一盆盆栽放卧室,一眼看中的一棵小松树,很深的绿色。


10.妈妈,再见。


11.明天还是做草莓慕斯蛋糕好了。

好看呀

池子边上长朴树:

太阳白得晃眼又模糊的夏天。

大概是一年前起的稿,一直没画下去,因为自己想画什么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再补了两笔,大概只能是色稿了。

希望一切顺利。

今夜我全亚洲第一嗲

厉害了!

盐克克:

您是一千毫米的秋雨,是强光,是歌里三十九度的风风一样的梦,是春风拂槛露华浓。多人暗恋之下您是皇冠上红色的丝绒。您朋友圈的一些内容与昆德拉的漫谈异曲同工同源同宗,您投篮的身姿有如仙鹤振翅跃动。您是深海的明珠,是仙子寻遍山林而不得的晶石,是流连难返的冰云,是老树冠上的新芽一棵,是一碗咖喱鱼蛋中的最后一个。


我将您朝思暮想,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您的存在并不连续,您时而在逍遥游与半倒装句之间,时而在椭圆方程和打牌之后,时而重于孟德斯鸠,时而轻于辣条和薄荷脑油。课堂上偶然看见您的身影让人暂时忘却烦忧。每当我夜里难眠的时候总会想起您,此时此刻您的光芒无可比拟您的魅力世界第一,睡眠为您倾倒再无复生之意。所有时间都属于您,枕在绿色的枕头上,您骂出的脏话,您的笑容,您精心胶过的刘海,您一伸手就能摁开投影仪的高度,您的奶茶您的巧克力豆,一幕一幕在我的脑海中循环放送,像深夜无人操纵的电视台,自动放着偶像情景喜剧,依旧有着后期加上的群众笑声。


您是否还记得我们上次一齐绊倒天桥上装瘸的讨饭老太太?笑声中三个人都陷入了尴尬,全世界以天空最胖的那片云为中心顺时针中速旋转,老太太拄着拐杖落荒而逃,不知道是不是真摔瘸了,总之入戏很深。我们笑得东倒西歪地告别回家。您开着母亲的车载朋友们游车河,结果连闯两个红灯扣光了驾照上的分数,大雨里您陪铁青着脸的母亲去重考科目一。


您是否还记得我们一起打牌的时候联手把提供牌的那位灭了的事情?我至今再也无法打出如此漂亮的王炸。您请我帮忙带奶茶,十次有八次中途变卦。到底是巧克力味,香草味,草莓味,还是纯喝绿茶?一些下午您在教室和着手机伴奏唱“黑板上排列组合,你他妈解得开吗”,一些晚自习您哼着“我看见雨滴落在轻轻草地”做物理题,纸面上的点和叉随韵律跳动。


您是否还记得我们对秀恩爱的情侣的厌恶?强壮的男生拦腰抱起娇羞的姑娘,周遭对他们报以嘘声和倒彩,祝福和羡慕是背景色。而您对于爱情的态度是怎样的呢?我想或多或少会和我一样躲闪。世界要我努力去考取功名,而爱情并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东西。它是临出门前一时兴起围上的一块丝巾,有也可以,没有也可以。冒失地撞上来的感情总归有些难以适应,招架不得便也许会与全世界背离。


也曾想过向您告白被您拒绝再去喝三瓶苹果酒吃一份超级豪华烤冷面,也曾希望您能意识到到我的关注我的想念,也曾想将我觉得好玩的事情同您诉说,它们只能存在于我大脑的真空,一旦暴露出来就会立刻被外部世界氧化腐蚀。与您之间总有一堵墙相隔,我说一句话您会看过来,我再说,您又低下头去显得不在意。美貌和智慧是最好的防锈剂,而两样我都不具备。我在阴影里将您注视,在门背后把您爱慕,一万块钱的包依然能通过液晶屏幕被乞丐欣赏。您不倾国倾城,我也不多愁多病,我与您是假装平行的两条线,我一直看着您,期盼偶尔会有所相交。如果您来找我说话我会非常高兴,然后变得不知所措,生怕说错了什么让您无言可答。今夜我全亚洲第一矫情,却依旧无法完整表达对您的感情。我希望可以在某一个空闲的时刻把您叫住,然后把我的心逃出来给您仔细观摩,期间我会把头压得很低,刘海遮住我的双眼,像等待老师评分的迟交学生。希望您不感到overwhelming,也不被我所吓到。要知道世界上有无数的人心怀情感无人欣赏,而您持慈悲。


但我最终会把您当美景来欣赏,似是海报上亮片短靴的光泽,可望可念不可得。请您原谅我啰嗦重复,世界要我们努力去考取功名,况且我既无美貌也无智慧,这些情感传达到您脑中时也许已经腐坏锈蚀。或许它们根本没有与您相遇的缘分,而被某个恶作剧的人中途截下而四处张扬,最后死在教导主任的垃圾桶里。而您的光采依旧。


笑声灿烂的梦,粉红色的天空,电瓶车的车篷,玛丽莲梦露的歌声,您。